首页 资讯 网上展厅 画家授权 交流照片 联系我们 留言板
作品名称: 李松柏 作品编号: 1238
作品价格: 作品尺寸:
作品材质:    
作品描述:

李瑞环书法上款人。

 

手绘历史--修缮沈阳故宫的老艺人

2007-08-06 11:16阅读:94     高山流水新浪博客

 

2007中国沈阳“世界文化与自然遗产博览会”将在沈阳世博园与游人开始首次的约会。
如果说,去年的世博会留给游人的是自然的胜景,那么这一次,国际上拥有世界遗产的130多个国家的830处遗产,都将在本次博览会上得到展示,被称为一步跨越数千年历史。
辗转于世界的历史和文化中,我们总不禁感慨自然与先民的伟大,可惜那些创造了巨大价值的名字却永远淹没在历史的尘埃之中。然而,名字的中断永远不会阻碍技艺的流传,工匠们会消失在历史中,但是他们的手艺却被固定在作品中为世代人所惊叹。
在沈阳世遗会即将开幕之时,本报采访了曾经经历过沈阳故宫修缮的老艺人及其后代,他们的境况在一个层面上昭示着我们的文化遗产的未来。
这些人距离历史最近,他们能够在旁人可望而不可及的历史建筑上挥笔作画,给世界遗产最接近历史的样貌;但他们不是能引人追捧的美术大师,他们仅仅把自己称作“工匠”。
如果不是时代的转变,如果没有所谓物质或非物质文化遗产的评选,他们可能也会和他们的前辈一样,把自己的技艺传给弟子,让自己的名字消失在岁月之中。
东北古建筑传统彩画、地仗(油饰)修缮工艺的传承者李松柏就是其中的一位。给沈阳故宫建筑彩画修缮了大半辈子的他,上周末他刚刚在北京领取了中国民协授与的“中国民间文化杰出传承人”的奖项,但是前路似乎也并不因此而显得明朗。
现状
上周末,李松柏在北京领取了中国民协授与的“中国民间文化杰出传承人”的奖项,这位东北古建筑传统彩画、地仗(油饰)修缮工艺的传承者,距离他的心愿又走近了一步。
从外行来理解,古建筑地仗(油饰)、彩画传统修缮施工工艺就是采用特殊工艺对木质建筑进行油饰保护,并按照古建筑内外图饰原有的风貌加以修缮绘制,使其在维修后的几十年甚至上百年的时间里不用再修。其中,无论是绘画的技法、材料的选择或其中的工艺都有自己复杂的讲究。
来到李松柏位于长白地区的工作地点,老人的儿子30岁的李高志接待了记者。当时,李松柏刚刚收下的5名学生正像小学生一样安静地坐在课桌前临摹古建筑彩画。除了窗外偶尔传来的声音,屋子里安静得能听到一根针掉落在地。
这是一栋房子的顶楼,李松柏父子租下来作为工作室也吃住在这里。房间没有装修,灰色 的墙壁上挂着这种绘画工艺的各种图案技巧。冬天的时候,老人就在这里做图案、教徒弟,到了夏天,一般总会有外地的修缮古建筑工程请到老人家去指导,所以很少能回到沈阳。
“虽然年纪大了没办法再亲自画,但是他就喜欢画,手艺人一辈子离不开活。”李高志说。
历史
根据李高志查找的资料显示,早在奴隶社会,奴隶主的宫室建筑就已经使用朱红油漆来做装饰。后来这些工艺经过几千年的发展,到清代发展得较为完整。
而东北,因为冬夏两季温差和干湿变化较大,对于建筑的要求就更加严格。“古代的房子都是木制的,所谓‘墙倒屋不塌’,好的建筑即使把墙都拆了四根木头柱子还是能支撑房子不倒。但是如果对木头没有进行很好的保护,可能过了一个冬季再到夏天木头就朽了,房子也就没法坚持。所以,地仗、彩画除了美观,也是对房子的保护,在东北就特别要求耐寒,要能挺得住冬天最冷零下30几摄氏度的寒冷,夏天要耐得住30度的高温。”李高志介绍说。
这种技艺一代代民间传承,在解放前会这种手艺的艺人分布在全东北。上世纪50年代初,沈阳故宫由国家特拨经费开始了古建筑修缮工作,聘请了当时在东北地区比较著名的包锡九等7位老艺人从事彩画、地仗两大工艺的修缮工作。“这些老艺人的祖上都是世代生活在东北地区,多代相传才继承了这些工艺,能够代表东北的传统做法。”李高志说。
由于国家的保护,这些传统的古老工艺得以有传承的环境,李松柏就是在实践中通过老艺人的口传、动作指导才开始走近了这一古老的技艺。
学徒
1965年,沈阳故宫为培养修缮技术的传承人,公开招聘,当时的故宫古建部一共分为木工组、瓦工组和彩画组。从小喜欢绘画的李松柏被彩画组录取,他当时19岁,是惟一一位选择学习东北古建筑传统彩画、地仗(油饰)修缮工艺的新人。从此以后,李松柏跟着七位师傅开始了学徒的生活。
老艺人是没有课本授课的,所有的教授都在四个字——言传身教。李松柏和七位师傅一起住在故宫的北院,每天挑水、生火,照顾师傅们的起居。在师傅们维修的过程中学习,除了一两句关键处的秘诀,其他的都需要靠眼睛和领悟。
“一般都是师傅们休息的时候,他拿着笔接着画,等师傅们回来,如果什么也不说,那就是画得感觉还不错,可以接着干了。如果感觉不好,师傅们立即会说,‘这谁画的啊,这不活骂人一样嘛,’那背后就得接着练啦。”李高志多次听父亲回忆这段日子。
李松柏的七位师傅分别是顾景阳、付景厚、付景丰、包锡九、付金城、刘振铎和李永福。其中,包锡九1959年被沈阳故宫聘请为古建部彩画组组长,主持沈阳故宫日常古建彩画、地仗(油饰)修缮工作,并在工作期间把自己平生所学传予了李松柏。
李高志口中的包锡九被唤作“包爷”,小时候的记忆中这位包爷的印象也很深刻:“包爷是1981年去世的,他是黑山县人,自幼跟他的父亲包镇芳学习这门技艺,解放前在省内就是很有名气的匠人,1975年退休后回了黑山。可是手艺人闲不住啊,1981年有个亲戚写信说沈阳某个陵园又要修缮,老爷子一高兴一宿没睡好,后来就过世了。”
悖论
在李松柏担任沈阳故宫彩画组组长的31年间,他先后主持了沈阳故宫凤凰楼两侧配房、外檐和太庙院内六座古建筑、故宫大门等彩画、地仗(油饰)工程。1996年从沈阳故宫病退,沈阳故宫古建筑彩画组解散。
但是这些年过去了,东北古建筑传统彩画、地仗(油饰)修缮工艺却没有能够顺利继承下来。“父亲也有徒弟,但是现在年纪也大了,不能干活。这个技艺就再没有传人了。”李高志遗憾地说。
这些年来,李松柏也想再收徒弟,可是始终难以如愿。古代形容手艺人为“穷匠人”,一来这个行业要求“慢工出细活”,每一笔都必须严格按照历史的原貌复原;而工期的拉长已经越来越不符合现代社会发展的要求,而且也让他们的生活难以获得较大改善。
曾经有一个被李松柏看好的年轻人就是因为耐不住工期太长,去别处打工了。
现在,李松柏采用招收学员的方式希望传承这一技艺,但是问题仍旧存在。“年纪太轻的坐不住,整天合计自己怎么画,可我们这个技术就是要求画出来的符合历史的样子。”对此,李高志有点哭笑不得。
采访结束时,李高志给记者讲述了一个他父亲经常讲的故事。有一座老房子,房顶掉了一块瓦,房主就让一个老匠人把瓦加上,可当时正是寒冬腊月,不是加瓦的时候,无可奈何老匠人还是爬上房顶把瓦固定了上去。谁知还没等匠人从梯子上下来,瓦片已经掉下来了。
“你怎么糊弄活,活就怎么糊弄你!”李高志说,“如果我们不能把这个技艺传承下去,如果破坏性的维修还是一直存在,后人可能就看不到原汁原味的世界遗产了。”

 

 

联系方式  |  友情连接  |  版权说明
黑ICP备15001799号  

黑公网安备 23010302000151号

百度统计网址